安徽萧县原书记毋保良落马 被调查时仍有人送钱

在一系列令人惊叹的动作之后,一个“最强大”的中纪委形象呼之欲出。伴随反腐高压态势的持续,一群群“硕鼠”接连被端掉,安徽萧县原县委书记毋保良系列腐败案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所以,那些抱着“法不责众”侥幸心理的贪腐官员们,该从梦中清醒了! 成都商报首席记者 刘木木 发自安徽萧县

近期,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萧县原县委书记毋保良受贿案作出终审判决,毋保良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毋保良落马造成了当地官场的人事地震———萧县80余名“送礼干部”应声免职。这些送礼干部多为党政机关一把手,为填补空缺,3个月前,萧县进行了一场牵涉甚广的人员轮换,诸多副职走上前台。对这些新上任的一把手来说,现在上下级之间只谈工作,不谈人情,官场风气焕然一新。

“收礼书记”

在办公室、宿舍收礼,挂职、生病也要收礼  

在毋保良案中,受牵连的部门几乎囊括了当地最为重要的几大党政部门,统战部、财政局、住房建设局、交通局、公安局等纷纷沦陷,当地某在职一把手称,只有那些“权小、钱少、人少”的部门,方得以幸存。

2012年9月17日,毋保良经合肥市人民检察院决定批准逮捕,司法机关最终认定毋保良受贿额达1900余万元。判决书显示,2003年至2012年,毋保良历任萧县副县长、县长、县委书记等职,此间毋保良的受贿、收礼行为贯穿始终。

毋保良犯罪具体事实有78项,行贿人或送礼人大致可分三类,其一为商界人士,这部分行贿者系毋保良受贿钱物主要来源。当地官员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向毋保良行贿的商人,尤以建筑商居多,这与毋保良曾主管城建有关。

其二为县直机关一把手。其中,萧县原体育局局长邢华及萧县原卫生局副局长兼县疾控中心主任王建乐(邢华之妻)的行为较为恶劣。邢华曾任萧县教育局局长,2008年因无证游医参与学生体检遭曝光后被免职。邢华称,2008年年底,为自身职务及让妻子去县医院当领导,其夫妇二人到宿州市毋保良的家中送了2万元,2009年八九月份的一个周末,二人又到毋保良家中送钱10万元,当年年底再次登门送钱10万元。即便在毋保良被安徽省纪委调查后,王建乐仍单独送钱6万元。2012年年初,有群众反映邢华“有问题”,但毋保良仍坚持将其任命为体育局局长。

其三为乡镇一把手。成都商报记者调查整理发现,萧县23个乡镇中,仅7个乡镇保持“纯洁”,部分乡镇一把手曾联合送礼,如2003年至2011年间,毋保良多次收受萧县原黄口镇党委书记蔡辉礼金共计22.8万元,其中5.8万元为与其他4乡镇的书记或镇长共送。

毋保良除逢年过节在办公室、宿舍收礼外,其嫁女、挂职、生病等时段,均成收礼高峰。2008年年底,毋保良到浙江安吉挂职,当地风传其即将上任县委书记,从萧县赶往安吉毋保良住处送礼者众,其中原县委统战部部长朱冠华、原房管局局长陈枫、原国土资源局局长陈居山、原龙城镇书记朱以书、原龙城镇镇长吴书平5人结伴,以单位名义送礼。此外,2011年9月,毋保良嫁女时,送礼者礼金动辄上万元,2009年省代会期间,也有人专门到合肥向其送礼。

送礼者说

“自己并非行贿,而是正常礼节往来”  

2009年下半年,萧县原黄口镇党委书记蔡辉想到中心镇任书记或进城当局长,便到毋保良的宿舍说明想法并送钱10万元,毋保良答应考虑调整。

蔡辉说,其在春节、中秋等节日就到毋保良办公室送礼,目的是希望“搞好私人关系”,希望毋在工作调整、提拔任用上给予帮助。

成都商报记者发现,判决书中所载明的50余名“送礼干部”,大部分官员的送礼原由与蔡辉类似,部分官员向亲戚借钱送礼,一些官员则借公务名义公款送礼,部分干部为亲友谋利而送礼,绝大部分送礼干部的职务得以升迁。

萧县建设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是萧县县政府下属的一家企业,毋保良分管城建期间,曾是该公司董事长。2007年至2010年3年间,为与县政府尽快签订购房协议及交付房屋,当地某公司经理胡岚(化名)曾3次向毋保良送礼。

胡岚称,当年其以700余万元从县政府手中购得房屋,该房屋由开发商垫资修缮,房屋建好后,县政府却一直拖欠开发商工程款,开发商为要回工程款,将修好的大楼封闭,造成三方僵持局面。

胡岚曾与开发商联手向县政府施压,这期间,她两次在毋保良的办公室、一次在毋保良合肥党校学习期间的宿舍各送现金1万元。“他每次都承诺尽快解决。”胡岚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她自知送礼不妥,但为公司尽快营业,不得不厚着脸皮上门。

纪委工作人员找到胡岚时,已经对毋保良调查数月,“他们时间安排得很紧,马不停蹄。”胡岚说,其送礼“开始觉得很尴尬,但毋保良收得很自然。”她说,当时萧县大环境如此,找人家办事,“不送礼,显得不懂人情世故。”

萧县鹏程中学是当地一所重要的民办中学,为在招生工作得到照顾,学校总务处主任薛杰曾于2009年、2011年春节分别向毋保良送礼2万元。薛杰称,送钱的原因系民办学校的招生规模和收费都有约束,希望毋保良给予照顾。薛杰目前仍担任该校总务处主任,9月16日,他向成都商报记者解释,自己并非行贿,而是正常礼节往来。

从2007年至2009年期间,为扩建医院,萧县郭利眼科医院院长郭利曾在春节、中秋等节日分4次给毋保良送礼共计4.5万元,毋保良在郭利要求扩建医院的报告上签字,并转给建设局要求选址。

郭利说,当年毋保良还分管残联,他在送完礼后才表达意图,“放下就走了”。但送礼并未起到实质效果,医院至今未能扩张。

郭利称,究竟给毋保良送过几次礼、送了多少礼、具体在什么时间地点送的,他均记不清楚,“不知道纪委为何还能查出来,据说是倒查,从本地各种有头有脸的名人查起。”

重拳整治

部分副职上马任要职 严禁借婚丧嫁娶收红包 

萧县教育局一党委委员称,一把手多遭免职,主要原因是其向县委书记直接汇报工作,部分一把手为了让本部门事项优先办理,不得不向手握重权的县委书记行贿送礼。

萧县原交通局局长李祥龙先后共给毋保良送礼17.7万元,其送礼经历从2003年持续到2010年,此外,为帮亲家刘军在龙城医院附近建门面房一事,李祥龙曾一次性送毋保良10万元。

9月17日下午,李祥龙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被免职后,目前只是偶尔帮原单位做一些“证明”工作,他承认,向县委书记送礼虽是礼节,但“不谋一己私利也不可能”。

5月12日,安徽省高院对此案作出终审裁定,成都商报记者走访发现,涉案的一把手们在五六月份即遭免职,目前,对于这批“带病”干部的进一步处理仍无定论,萧县组织部办公室透露,后续处理需上级决断。

某县直部门一把手透露,因担心这批免职干部“闹情绪”,目前如何进一步处理,是个棘手难题。

目前萧县已经完成了一把手轮转坐镇工作,小部门一把手或要害部门的副职纷纷上马担任要职,譬如,原农机局局长刘勇现任环保局局长,原科技局局长吴信仁现任水利局局长,原县委党校常务副校长张奎建现任萧县师范学校校长,原卫生局副局长胡庆生现任粮食局党组书记。

卫生局局长王武中显得有些“异类”,其主政卫生局多年,却在此次大地震中“毫发无损”,他称,这些年他耿直的性格“得罪了不少人。”环保局现任局长刘勇则说,当地官场还是有一批“正直、清廉之人”。

毋保良在一审时上诉称,其受贿的大部分钱物上交至招商局和县委办,故应认定为依法上交,不能视作行贿,但法院认为,毋保良具有受贿故意,并为他人实际谋取或承诺谋取利益,其交存款物的部门、知情范围等情况看,其对款物有绝对的控制、处分权,证明毋保良心存侥幸,混淆视听。

行贿者胡岚认为,毋保良所犯错误在于“公私不分”,其纵容送礼之风,导致了其对具体事务的决断,不是依据轻重缓急,而是看送礼的多少,“大家都送,我不得不送。”此外,部分送礼者借钱行贿,上位后势必成为受贿人,从而形成恶性循环。

粮食局党组书记胡庆生反思此次“大地震”时说,为官少贪欲,不要一门心思赚钱升官,自然会“安全”。教育局一党委委员说,在新时期的作风建设中,萧县成为风暴中心,过程就好似踢皮球上墙,“踢到哪哪就像破了洞一样”。

“萧县财政紧张,发展经济不容易,但无论如何,毋保良的行为都不值得原谅,他的落马,净化了‘空气’,也重振社会公德。”当地多名在职一把手称,现在他们上下级之间,“只谈工作,不谈人情”。

萧县党政部门最近高调宣称,为加强党员干部作风建设,他们正打出一系列“组合拳”,当地正发文严禁党员干部借婚丧嫁娶事宜收红包,坚决刹住公款送节礼等不正之风,他们将密织“制度之网”,进一步纯洁人际关系,变被动监督为主动自我约束。

(原标题:副职上马任要职 “不谈人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