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飞机撞桥事故致5死5伤 事发前未收故障报告

晨报讯 昨天中午12时20分许,一架水上飞机(幸福通航B-10FW)在执飞上海金山—浙江舟山航线起飞过程中发生事故,机上有1名机长、1名副驾驶和8名乘客。截至昨晚19时,事故已导致5人遇难,5人受伤。事故发生后,市委书记韩正,市委副书记、市长杨雄立即对事故救援和善后工作作出指示,要求全力以赴救治伤员,妥善做好善后工作,迅速成立事故调查组,抓紧调查事故原因。同时,要举一反三,全面排查安全隐患,加强安全管理,确保城市运行安全有序。

事故发生后,金山区负责人第一时间赶赴现场,组织公安、消防和边防救援人员等力量开展救援工作。下午3时左右,机上10名人员全部抢救上岸,并送往附近的复旦大学附属金山医院救治。

市政府在现场召开专题会,指挥协调事故救援和应急处置工作,要求医院组织一切力量,全力以赴救治伤员。金山区要指导协调事故责任主体做好善后工作。同时,迅速成立由民航空管部门牵头的事故调查组,抓紧调查事故原因。

截至发稿时,5名伤者中除1人继续手术治疗外,其余4人生命体征平稳。

目击者:“幸福”突然左转加速撞上大桥

晨报记者 邬林桦 应沈漪

见习记者 吴艺璇

昨天中午,金山城市沙滩一架幸福通航 B-10FW 水陆两栖飞机,在起飞过程中发生事故,撞上沪杭公路7835号大桥,致机上4名乘客和1名机组人员身亡。事故飞机的机长、年仅24岁的张釜铨受重伤,四肢骨折,出现休克症状。

当天风力不大能见度佳

昨从城市沙滩起飞的2架水上飞机型号均为塞斯纳208B,最多可容纳9人乘坐,由中国最大的水上飞机运营商——幸福通用航空有限公司运营。该公司是由中航工业幸福航空控股有限公司出资兴建的、以舟山普陀山机场为基地、以水上飞机运营为主业的通用航空公司。

昨日恰逢申城出梅首日,天气晴热,金山城市沙滩蓝天白云,能见度相当不错,仅有些许微风。中午,两架水上飞机各搭载8名游客,先后起飞,分别前往浙江嵊泗和舟山,开启2天1晚的水上飞机包机旅游产品体验活动。

记者曾在出事飞机起飞前登机参观,从停机码头登上水上飞机时感觉平稳,与地面并无异。水上飞机有两个舱门,一个位于机组驾驶员座位,另一个则位于机舱后部,乘客必须穿着救生衣乘坐。进入机舱以后,空间较为狭小,略有憋闷的感觉。舱内共有两排8个座位,中间过道不到1米,机尾为行李放置处。乘客座位与机组驾驶人员的2个座位相邻很近。

目击者:飞机突然左转

首架水上飞机约在11点58分起航。随着螺旋桨飞转和水花的飞溅,这架前往嵊泗的飞机向右拐弯后,在水面上与远处的沪杭公路大桥方向平行略呈弧线滑行,5分钟左右后在东南方向顺利拉起。

第一架飞机起飞10分钟后,12时10分许,第二架载着2名机组人员和8名乘客的注册号为“B-10FW”的水上飞机出发了。

“我们听到‘嘭’的一声闷响,飞机头突然撞到了桥上。在它撞上去之前,在水面上已顺时针绕了两个大圈,而且两侧的机翼还摇晃了好几次,但自始至终飞机都没有离开过水面。”在城市沙滩打扫卫生的葛大叔,给记者看了他在飞机出事前拍的视频,那是事发飞机的第一次起飞过程,但由于起飞未成功,大叔便停止了视频的拍摄。

12时20分,站在阳台准备拍摄飞机起飞的王达(化名),突然看到惊人一幕,刚起航不到10分钟的水上飞机突然调转方向左转弯径直撞上了百米外的公路桥。

24岁机长四肢骨折伤势重

昨天14时50分,记者来到收治伤者的复旦大学附属金山医院。医院急诊楼一楼大厅围着警戒线,中间给伤者留出了一条绿色通道。在警戒线外,放着6张从120救护车上卸下来的蓝色平板推车,“这些都是运伤者的床,伤者都送到抢救室去了,有几个人到医院已经不行了。”

记者从抢救室负责医生处获悉,伤情照片显示,重伤者即事故飞机的机长,年仅24岁的张釜铨的右脚底有大块创伤,双腿小腿多处骨折,手部也有骨折情况,“机长的伤势比较重,还在抢救,四肢都断了,脏器也有损伤,目前有休克症状。”

医生透露,另四名伤者生命体征均较平稳,分别是52岁的宋万军(男,金山报记者)、29岁的冯昆(男,上海电视台记者)、34岁的吴亮亮(男,上海电视台摄像)和36岁的沈玉英(女,金山新城区建设发展有限公司行政办公室职工)。

昨18点20分许,有2名伤者被转送瑞金医院救治。经检查,两名患者因水上机高速运动中突然停止受到冲撞,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其中一名伤势较轻的患者手臂、肋骨、肱骨存在多处骨折,有明显的骨折移位,无内脏伤。另一名患者颈椎受到损伤,椎间盘突出,导致压迫神经,左侧下肢肌力下降,目前该名患者已转至ICU病房进一步观察治疗。

幸福通用航空:

事发前未收到飞机故障报告

事发后,记者找到幸福通用航空金山分公司的一位负责人。在采访中,记者看到了该公司正在草拟的一份材料,上面显示:“管制员指挥飞机按22号跑道方向起飞,但水上飞机飞行员却在码头附近按150方向起飞,实际滑跑距离不足以满足飞机起飞距离。”

该公司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表示,事发前,他一直在看飞机的航向,这架飞机在海上徘徊了两圈,这个线路并不是既定航线里安排的“助兴项目”,他心里已经有些疑惑。“直到飞机出事,我们监控台都没有收到机长回传的飞机出现故障的报告。”上述工作人员透露,航站楼外的监控探头也记录下了飞机出事的全过程,在撞上大桥之前,飞机两翼有些摇摆。但从飞机左转加速前行到撞上大桥,有近16秒的时间,“如果出现故障,机长有足够的时间报告监控台。看飞机的行驶轨迹,最后撞向大桥前,机长也没有任何紧急调转方向的动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据悉,这种水上飞机每小时的运营成本约为8000元。与传统民航的万米高空飞行不同,水上飞机飞行高度在600米左右,速度260公里/小时,从金山出发到达嵊泗和舟山的时间需30至45分钟。另外,水域只要符合1500米长、100米宽、水深1.8米的标准,即可符合水上起飞的条件。


一亿人骂你,是怎样一种存在感?

一个真正成功的企业家,只有舍弃小我,寻找大我,在时间和空间的坐标里去定位自己,着眼未来,他的成功才有更大的意义和价值。


土耳其政变:一场连环阴谋!

北京时间7月16日凌晨,土耳其发生了历史上的第六次政变,谁是政变的幕后操纵人?这场阴谋背后最后的赢家又是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