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退休政协副主席落马前两天刚被省领导慰问

昨日上午,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通报:浙江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斯鑫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斯鑫良不仅是十八大后浙江落马的“首虎”,也是今年开年以来落马的第四名省部级官员。

曾任浙江省委组织部长 多次强调用人问题

浙江省政协网站公布的简历显示,生于1950年1月的斯鑫良刚满65岁,浙江东阳人,是地道的浙江本土官员。

斯鑫良曾任东阳县食品公司副经理、经理,1983年11月任东阳县副县长,从此步入仕途。之后曾先后就任东阳县委副书记、宣传部部长,东阳市(县)委副书记,浦江县委书记,湖州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湖州市委副书记、组织部部长,湖州市委副书记,湖州市委书记,湖州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等职务。

2001年4月,斯鑫良曾短暂担任浙江省委宣传部部长,两个月后转任浙江省委组织部部长,并于次年6月进入浙江省委常委领导班子。在担任浙江省委组织部长期间,斯鑫良在公开场合提到最多的是“严查买官卖官、拉票贿选、带病提拔”、“反思‘官员屁股没坐热就走人’现象”等,并提出“德才兼备、以德为先、注重实绩、群众公认”的干部提拔16字方针。

落马前两天刚被省领导慰问

2009年12月,即将60岁的斯鑫良被免去中共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职务;次年1月,就任浙江省政协副主席、党组副书记。2013年2月届龄退休,不再担任浙江省政协副主席。

据公开报道,斯鑫良最后一次正式露面是在今年1月18日。时任省委驻杭督查组组长的斯鑫良一行在杭州开展督查。在督查中斯鑫良多次嘱咐,杭州市各级党委要持续抓好整改落实工作,紧紧围绕反“四风”和贯彻中央“八项规定”这个主题。

就在落马的前两天,2月14日,浙江省人民政府网站还发布了斯鑫良的消息——浙江省委、省政府领导走访慰问在杭省直单位的副省以上老同志,向他们致以节日问候——这些“老同志”中就包括斯鑫良。

落马疑与广厦集团楼忠福有关

对于斯鑫良的落马,坊间传闻或与广厦集团创始人、现董事局荣誉主席楼忠福有关。消息人士称,是楼忠福“供出”了斯鑫良。

据媒体公开报道,2014年12月27日,广厦集团创始人、现董事局荣誉主席楼忠福从澳大利亚过完圣诞节返回国内时被中纪委直接从广州白云机场带走。楼忠福“出事后”一月余,斯鑫良落马。

梳理斯鑫良与楼忠福两人的公开履历,可以发现两人同为浙江东阳人、“50后”。斯鑫良年长楼忠福4岁,两人同时起步于东阳。斯鑫良在东阳任职期间,楼忠福亦在东阳,他的事业也随着斯鑫良的一路升迁,从东阳市第三建筑工程公司的一个材料科科长直至浙江广厦建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全国7省市区尚无落马“老虎”

斯鑫良已是今年开年以来被打落的第四只省部级“老虎”。在他之前,已有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甘肃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陆武成依次落马。此外,作为中管干部,国家旅游局副局长霍克也在1月落马。

斯鑫良的落马也意味着浙江“打虎”实现零的突破。华商报记者统计发现,十八大后掀起的反腐风暴中,全国24省市区陆续有省部级官员落马,目前尚未出现“老虎”的仅剩北京、上海、福建、吉林、宁夏、新疆、西藏7地。

华商报记者 刘苗

(原标题:浙江省政协原副主席斯鑫良退休两年后被查)


北大易帅:史上少见

林建华面前,同样是一条类似的道路。行政上的事务一流、科研上国际一流大学的目标期许,高校“去行政化”的标杆样本、以及北大作为“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精神路标,每一个,都没有留给他太多休养生息的时间。


权贵与民粹合流是改革敌人

将“民意的道德优势”和“权力的决断优势”结合起来,一方面似乎有着“民意支持”的道义正当性,有部分民意的支持,有专家的论证,占领着道德高地,一方面突破正当程序和制度规范,绕过舆论和制度的监督,绕过法律,冠冕堂皇地作恶,理直气壮地拍板。


双酚A的历史命运

既然婴儿奶瓶和奶粉包装材料都已经不再是问题,打印小票上的双酚A也就更加不大可能成为问题。所谓“打印小票致癌”,也就更加不靠谱了。


安倍推助日本修宪谋求新路径

安倍晋三突然降低修宪的调门,并不是要改变初衷。他是通过调整修宪的形式,让政坛的各个政党协调接受,让民间的百姓草根愿意接受,让军事盟友美国“大哥”欣然接受。这种修宪的核心是没有改变的,那就是要让日本成为一个“可以参加战争的国家,那就是要突破日本宪法的核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